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
历史上第一个写反诗的皇帝被杀前留下九个字现在已经成了成语

发布日期:2020-08-06 14:38   来源:未知   阅读:

  历史是一个轮回,受禅而来的江山终将禅让出去,欺负孤儿寡母得来的皇位,也会被后世孤儿寡母拱手送出。如果曹丕赵匡胤知道自己的后世子孙结局凄惨,不知道当年还会不会筑坛受禅黄袍加身。

  咱们今天要聊的话题,就是一位三国时期比较有名的少年,此人有曹植的文才,也有曹操的武略,却被三国后期名将钟会用八个字断送了性命,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个写反诗的皇帝。钟会这种杀人不用刀的方式,通俗一点的说法是夸死,书面语言可以称之为捧杀。

  这位被捧杀夸死的皇帝,一直没有谥号,因为他被捧杀之后,连个谥号都没得到,反而被侮辱性地称为“高贵乡公”,也就是这位皇帝登基之前的爵号。

  为了对这位少年表示同情和尊重,咱们按照后世称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为洪武皇帝、称清圣祖仁皇帝玄烨为康熙帝的习惯,可以称被贬低为高贵乡公的曹髦为正元皇帝或甘露皇帝——曹髦在位名为七年实为五年,先后定年号为正元和甘露。

  正元皇帝曹髦虽然年仅二十九被司马昭指使贾充与成济杀害,但他被害前说的九个字,成了经常被用来骂人的成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曹髦这句话当然不会被陈寿写进《三国志》,因为陈寿是要端司马家的饭碗的。但是南宋的裴松之不用看司马家脸色行事,他在给《三国志》做注的时候,引用了《汉晋春秋》中曹髦跟心腹大臣的对话:“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废辱,今日当与卿等自出讨之。”

  其实司马昭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把小皇帝曹髦放在眼里,之所以不选曹操的儿子彭城王曹据(曹冲的同母弟),而是选了曹丕的庶长孙曹髦,就是看中了当年只有虚岁十四的曹髦没有威胁。

  把曹髦立为傀儡之后,司马昭一开始也没把他当回事儿,直到有一天,那个后来坑死邓艾和姜维的钟会出现,才打破了司马昭与曹髦相安无事的局面。

  司马昭是很多疑的,这一点可能是继承了乃父司马懿的特点。他把曹髦扶上皇帝宝座之后,经常向周围的人打听曹髦动态,并广泛征求大家对曹髦的评价。

  当时的绝大多数曹魏臣子,还有点道德底线,给出的答案基本都是“文弱”“儒雅”“宽仁”,说白了,就是“啥也不懂的小屁孩儿,不用在意。”

  朝臣之所以给曹髦打分这么低,实际也是对曹髦的一种保护——如果司马昭放松了警惕,曹髦就有机会给予其致命一击。

  但是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钟会虽然是三国末期名将,但人品确实相当低劣,王朗的孙女、司马昭的妻子、司马炎的生母王元姬,就很是看不惯钟会。《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记载:时钟会以才能见任,后每言于帝曰:“会见利忘义,好为事端,宠过必乱,不可大任。”会后果反。

  钟会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他最擅长的就是挑事儿。司马昭让他评价皇帝曹髦,正中钟会下怀,他冷冷地道出八个字后扬长而去,留下司马昭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后汗流浃背。从那一刻起,司马昭就产生了除掉曹髦以绝后患的想法。

  钟会别有用心的这八个字,是需要解释一下的:陈思,指的是谥号为“思”的陈王曹植,太祖当然就是曹操,看过三国正史的都知道,曹丕篡汉之后,追尊曹操为太祖(庙号)武(谥号)皇帝。

  钟会这八个字,看似是对正元皇帝曹髦的尊重,实际却是提醒司马昭加强防范,这就是捧杀,也是后来职场挖坑者惯用的伎俩。

  司马昭不能不被吓出一身冷汗:千挑万选,本以为选择的是一只绵羊,谁想到这是一头故意装傻的老虎!

  钟会一语惊醒梦中人,司马昭开始了对曹髦的各种打压欺凌,同时司马昭也加强了自身的安保措施,换掉了曹髦的虎贲军,并且上朝的时候还带着大批铁甲卫士。更为过分的,是司马昭还在曹髦身边安插了许多特务,于是曹髦有幸或者不幸地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个写反诗的皇帝。

  这首“反诗”的名字叫《潜龙诗》:“伤哉龙受困,不能越深渊。上不飞天汉,下不见于田。蟠居于井底,鳅鳝舞其前。藏牙伏爪甲,嗟我亦同然!”

  皇帝作诗,小特务报告给大特务,大特务报告给贾充(贾南风之父),贾充又报告给司马昭,气得司马昭当时就摔了酒杯:“我让他当皇帝,他居然敢写反诗骂我是泥鳅鳝鱼!”

  既然皇帝有了“谋反之心”,假斧钺(未加九锡)、剑履上殿奏事不名的大都督、相国、高都公(后改封晋公,曹髦没有封司马昭为晋王)司马昭自然要“平叛”——闯进皇宫,抓住小皇帝的胳膊(把臂)拔出宝剑质问:“你为什么要写反诗?谁是潜龙谁是泥鳅?”

  曹髦在宝剑之下一通解释,司马昭收剑入鞘,带着铁甲卫士呼啸而去,这才有了曹髦亲自带领一百多个近侍“讨伐”司马昭而兵败被杀。

  实事求是地说,曹髦也知道自己此举不可能成功,他不过是要追求一种比较体面比较壮烈的死法而已,如果自己的死能够唤醒曹魏文武群臣的良知,那也算死得其所。

  但是很遗憾,曹髦高估了群臣的血性,也低估了司马昭的狠辣,于是这个有曹植文才曹操武略的少年,就这样匆匆谢幕了——如果他真正成长起来而不是被钟会捧杀,再加上几个忠臣良将,也是有可能改变三国形势的。

  如果没有三马食槽,也就没有后来的混乱晋朝了——晋朝是史上最坏的王朝,没有之一。

  文章最后照例请问读者诸君:如果不是钟会八字评语捧杀曹髦,如果曹髦“反诗”不传到司马昭那里,曹魏有没有可能在曹髦的韬光养晦下咸鱼翻身?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