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一肖中特兔费么可资选料 >
方大同:从小没有吃过肉 小学时中文曾很差(图)

发布日期:2020-10-17 18:26   来源:未知   阅读:

  方大同不甘于只当唱作歌手,也尝试拍MV,颇有些野心。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二人游,三人游,四人游……从美国夏威夷、中国上海、广州到香港,复杂的成长背景造就了一个“多语种”的方大同。即便如此,他仍是不善言辞,相较之下,方大同显然更擅长音乐表达。这一次,他像魔术师一样,将自己的经验积累和世界观“整套”输入到新专辑《危险世界》当中。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他道出了一个除了“吃饭、录音、薛凯琪”之外的,方大同的臆想世界。只言片语中,我们可以阅读到他音乐背后,内心的暗涌,也同时释然为什么林海峰会写出那首名为《我要爱死方大同》的歌。

  “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李春波这首曾红遍大江南北的《小芳》几乎已随着上世纪90年代一起被折叠进遥远的记忆之中。当它就快被时光淹没时,这首歌却又被方大同翻出来,经过再加工,变成了一首挤满“感谢词”的自传体歌曲《小方》,他这样唱起自己的回忆:“午睡还梦着将来,五岁就到了上海,以为我不爱说话,是因为中文太差……我的初恋是MUSIC,她让我恋爱……”

  《小芳》这首歌曾被植入在上海长大的“小方”的脑海中,然而彼时他并不知晓这首作品的名字和原唱是何许人也。“那时候这首歌真的是很火,电台里,汽车上,甚至卖卡带的地方都在一直播,一直播。一年多前,我无意间通过电台再次听到了这首歌,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小芳》,是李春波的作品。很神奇的偶遇,因此有了《小方》这首歌的创作灵感”。

  不再用百度百科,我们依据这首歌的细节便可以探寻到小方的成长轨迹:1983年方大同生于美国夏威夷,因为妈妈创办英语教育中心的关系,“五岁就到了上海”。不多话的他小学时期“因为中文太差”,白天需要骑自行车去本地学校读书,下午则返回家中念美国的函授学校,因而比同龄小朋友都辛苦。

  在鼓手父亲的熏陶下,小方自幼钟情于音乐,特别是黑人音乐,年纪小小的他和音乐开始了“初恋”。关于上海的记忆,除了葱油饼的香气和满街的自行车,就是和平饭店的爵士乐吧。那时,父母周末会带小方去听歌,这些也正是音乐启蒙教育。在这首作品的B段,方大同搭乘时光机把自己的偶像、歌迷甚至MTV都通通感谢了一遍,虽然还没见过李春波,但他的再创作也得到了李春波本人的点赞。

  昔日的小方如今已长成诸多大牌歌手的邀歌热门人选,而在其一手包办的新专辑中,方大同则踏入未知,在自己构筑的“危险世界”中冒险。作为主打歌,录制了三百多道音轨的《危险世界》层次颇为丰富,拓展出一个宽广的音乐空间。因为音乐上的推进,方大同更放大野心,亲自担纲了这首作品的MV导演,从视觉上具象化了危险世界的细节。

  谈起亲自执导MV的初衷,方大同说:“因为小时候很喜欢看迈克尔·杰克逊的MV,他的作品戏剧性都很强,甚至有很宏大的叙事和场面。我正是想做一个很有电影感的东西,应该说我在试图以自己小时候喜欢看的MV的标准在操作这个MV。但片中的人物安排都是根据音乐走法去拍摄的,同样也有起伏。”

  方大同这样讲到,并且他的确也是这么做的。《危险世界》的MV中,25组人物被投放到一列行驶的火车当中,由方大同出演的科幻作家K,意外被卷入列车斗争之中,并带领众人挑战大n。因为第一次掌镜,而且是自导自演,每件事情都要身体力行、必须知道一清二楚的方大同花在准备工作上的时间就长达两个月。为了更完美地架构“危险世界”的概念,他甚至忍痛卖掉了四个“老婆”(吉他)。

  不仅剧情上与法国漫画《雪国列车》有异曲同工之妙,MV中的部分镜头更借鉴了导演王家卫的作品《一代宗师》,特别是雨中咏春对决的桥段几乎是对电影的重现,“其实我小时候学过三年武术,所以棍法、太极、行意拳都懂一点”,方大同笑言。没错,虽然依旧不擅长语言表达,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哼哼唱唱的小方,而逐步向乐坛的“一代宗师”靠近。

  我五岁时与家人一起到上海,所以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层次很多,非常特殊。新专辑里的《桃花运》是一首用比较传统的方式写的情歌,我期待营造上世纪50年代旧上海的风貌。那时候的上海是中西文化的一个连接点,很多爵士和流行作品被填上中文歌词,像《茉莉花》《夜上海》等等。因此,我把“桃花运”这三个字的意向给了填词人,希望他可以写出老上海留声机里传出的感觉,或者说穿越到王家卫《花样年华》里的那种。但我自己并非一个很有桃花运的人,要看缘分。

  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于《星球大战》(Star war)中的一个经典桥段,黑武士与天行者路克说:“Luke, Im your father. Come to the dark side”。在与作词人崔惟楷沟通过,我们一拍即合。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英文名字正是Luke。这首歌不是讲所谓的黑白灰的界限,而是在讲选择。我想是用这首灵魂乐、节奏蓝调、爵士建构的歌来探讨当我们面对是非的时候,抉择总在我们自己的身上,我对这一点比较有兴趣,我希望自己在所做的各种事情中,能够有一个正面的推动力在里面。

  近些年,天气反常大家有目共睹。新闻后面的天气预报经常会有讲集团天气,像香港之前下冰雹,商场变成“水舞间”等等。我常常希望有更多人能够支持一些改变环境的公益项目。

  同类对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些时候与天气一样不定,也有晴天、阴天、雨雪。我们的关系会因很多不可预测的情绪而发生改变,于是我有了写这首歌的想法。

  有个冷笑话是,一群企鹅回答自己的生活话题是:吃饭、睡觉、打豆豆。而歌迷和网友在对方大同的微博进行数据归纳时也总结出属于方大同的万年不变的生活规律:“吃饭、录歌、薛凯琪”。对于被戏称为方大同“三宝”的这三个话题,他也有着自己的解释。

  与所有喜欢拍照、晒食物的同学一样,在instagram等平台上可以频繁看到方大同的三餐内容。因为父母坚持“素食”的关系,方大同从小就没有吃过肉,也没有动过吃肉的念头,然而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个健康的吃货。“我平时会喝喝牛奶。虽然看上去很瘦,但吃肉跟体力什么的无关,很多参加过奥运比赛的运动员都吃素,而且比我还素呢”。

  提及自己偏爱的食物,除了面条,他则更喜欢吃意大利餐和印度菜。在被问及有何推荐时,方大同则滔滔不绝,“四川口味我也很喜欢。北京的话,荷塘月色不错,上海吉祥草也很赞”。只是一旁的经纪人不禁担心文章发表后,这些在大同私房名单的餐馆会出现订位难度。

  面对“与薛凯琪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定义”等相关话题,方大同已被问到审美疲劳,虽一再澄清二人只是“好朋友”,但因为不避嫌,与薛凯琪的频繁互动,这个“老梗”仍时不时被人翻出来反复提及。歌迷也一直试图在二人的歌词中探索出蛛丝马迹,方大同新专辑作品《特别的人》更是被马上“对号入座”,视为薛凯琪之歌。

  方大同与薛凯琪早前同属华纳唱片,在薛凯琪音乐作品的列表中,方大同的出镜率居高不下。虽然已各自换了东家,但无论是在演唱会、颁奖礼等公开场合,还是在生活里依然保持着很好的互动。合照、玩闹、交换礼物、晒微博这些自不必说,“见家长,共晚餐”也时有发生。

  实际上,深“宅”简出的方大同与俏皮可爱的薛凯琪其实同是工作狂人,私下邀约最多是“一月一次”的频率,所谓“约会”也与普通人一样“吃饭、看电影”。

  虽然娱乐圈中日久生情,从朋友发展成恋人的案例并不鲜见,然而他们似乎并无意打破平衡,“这些都要看缘分了,生活方面也是一样,并非由自己控制的。自然就好”。

  2013年,从华纳跳槽新东家金牌大风的方大同(巧合的是,昨天华纳宣布收购金牌大风,方大同又回到了老东家)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录音室Lightroom Studio,这里也自然成为他频繁出入,杀时间,搞新歌的坐标。在这个独立、私人的创作空间内,不仅藏着方大同视为生命伴侣的录音设备,更包括那些被其称作“老婆”的吉他们。“为了筹足《危险关系》2000万元的MV制作费用,当时忍痛卖掉了四支珍藏吉他,现在想来还是很心疼呢。”据方大同透露目前自己还有大致二十几把吉他,从德国的马丁到美国的泰勒,各种品牌,不同型号。然而,出于对运送风险的考虑,大同并非是一个会走到世界各地顺路收集吉他的人,“会很容易弄坏,所以不喜欢在国外买,唯一一次好像是在洛杉矶。”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